home headshot 9.jpg
 

A message from Johnny

身为圣何塞市议员,能为我们的社区服务,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意识到圣何塞居民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其他周围社区所共有的。我想继续努力工作,致力于解决社区面临的问题,尤其是Sacramento有很多日趋恶化的问题。作为第15区的下一任州参议员,我的工作重点将是减少犯罪、提供住房,并为我们的街区和学校提供资金支持。

 

把群眾放置在政黨與政治之前! 尊尼 加密斯

 
 
 
 

问题

 

政府还是立法者?

capitol.jpg

我们的州政府不是计划着失败,他们是不会计划。

在我做财务咨询师的时候,我经常用这句话来说服我的客人要储蓄,明智的消费。在我做圣何塞市议员的六年里, 我学到了重要的一课, 很多时候, 在政治压力之下, 法律就匆忙被制定, 而没有花时间充分考虑广大纳税人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 我就成为了市议会里谈论数字的那个人。 无论如何, 问责制和财政负责制应该是好的政府的首要责任。 

在我的任期内, 我质疑过合同, 审计过貌似过贵的项目或者浪费, 我找到了许多可以节省花费的办法, 以此来更有效的利用纳税人的钱。 我还提倡预算公开, 这样我们的公民就可以追踪我们市政府的花费。 我希望可以把我在市政府和硅谷交通局的经验带到州议会, 提出我们社区正在面对的, 被我们失败的州政府所恶化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从而进行有效的计划。 

随着州内和地区内多项刑法的通过,法律的天平大大倾向了犯罪者的一边。 精神病患者被丢弃在我们的大街小巷。 尽管我们的税费一加再加, 我们在交通和教育上的花费并没有跟上同样 的步伐。 我决定参选是因为我们的社区应该拥有完善的规划和更好的问责制。 


 

犯罪

crime.jpg

在今天的加州, 随着越来越多的犯罪被降级为非暴力犯罪和轻型犯罪, 公共安全和个人安全已经被大大的侵蚀了。 这就意味着犯罪分子的刑期大大缩短, 基本上随着50美金, 一张公共汽车票和在后背的一句“祝你好运”, 这些犯罪分子就可以回到街头。 虽然我支持监狱改革和犯人重回社会的理念, 但是把绑架儿童,约会强奸和攻击警察的罪行归为非暴力犯罪从而处以减刑的现状必须改变。 作为一个家长, 每次听到有孩子失踪的新闻我都会不寒而栗。 如果当选, 我会为此而抗争, 让这些罪犯罪有应得。 个人安全感意味着无论我们是在家里, 车上, 大街上, 学校里, 还是在我们随便去的任何地方, 我们都会感到安全。 但是对很多我们15区的居民来说, 安全感已不存在。 盗窃案, 入室抢劫, 砸车案逐年上升。 在圣何塞, 我支持了所有让我们的城市更加安全的立法, 不论是开设更多的基层警察局, 还是聘请更多警察支持放学后和社区安全计划。对15区做同样的事情是我的首要任务。 在预防犯罪方面花钱比在监禁方面花更多的钱要好得多。


 

无家可归者

在加州居住, 很难不注意到那些在公路和水路上的无家可归者。 我们的领导人急于通过许多新的税收和费用来建福利房,但几乎总是这样,我们解决住房危机的目标很容易在急于实现结束住房危机的急功近利中失去。 在我在圣何塞市议会任职期间,我投票支持每一个永久性低收入住房项目,并支持许多创新方式来安置无家可归者。 然而,繁重的规则,限制和政策将低收入住房的生产成本大大提高---在某些情况下,是“获利”住房成本的两倍! 在萨克拉门托,我将努力分析这些虚增成本的原因,并与两党成员合作,通过常识立法来减少繁文缛节,让人们更快更经济地安置。

大量无家可归的人口患有各种精神疾病,无法为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 在政府关闭我们的精神病院之后,精神病患者被安置在我们的监狱里。 现在我们的监狱被清空了,精神病患者最终走上了街头。2013年,精神卫生服务税通过,2018年通过了一个关于精神病患者的公债债券。 萨克拉门托和我们的县政府必须做更多的工作来安置和照顾精神病患者。如果当选,在萨克拉门托我会要求审计我们的税收资金是如何花费的,并努力挽回那些收容和照顾精神病患者的机构,这样他们就不会在街头无助。


 

财政责任

fiscal.jpg

钱的问题是目前关于我们城市和县的交通和教育争论的一部分。加州的选民最近支持了大笔资金的支出,以帮助解决这两个问题。但新的税费不应成为我们解决所有问题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答案。作为一名民选官员,我被要求在六年内支持许多税收。我所支持的那些税收有明确的问责措施。相反,许多新的税费已被征收,但毫无结果,并且大大超出了我们地区中低收入者的承受能力。 我们需要我们的老师获得更好的报酬,以便他们能够留在他们所服务的社区。我们需要改善运输系统,因此我们不会花更多的时间在路上而不能与家人共度。在交通局,我帮助揭漏了向Outreach(一家交通局供应商)提供的数百万美元的未经证实的付款。 如果当选,在萨克拉门托, 我会注意那些没有问责制的支出计划, 我也会揭示那些不需要或不起作用的计划,以便我们可以将宝贵的税收资源投入我们的社区。

没有计划和问责制,仅仅向问题投入资金是不够的。现在是时候让领导者提出棘手的问题,要求结果,为我们的社区工作,而不是为政党服务。

 

About Johnny

从贝鲁特的炸弹到成功踏进圣何塞的这片土地,Johnny Khamis和他的家人已经实现了“美国梦”。当炸弹在他们身边坠落, Johnny’s 的父亲和Johnny’s 的父母被非常恐怖的拷问, 为了生存他们决定不得不逃离他们在黎巴嫩贝鲁特的家。伴随着艰巨的困难, 用尽他们大部分积蓄, 在一个可怕的午夜Johnny、他的姐妹和父母来到安全了地带。除了可以塞进几个行李箱的东西外, 其他的东西都留在家中。

在美国获得政治避难, Khamis一家带着仅有的600美元于1976年抵达圣何塞, 并坚定地下定决心,利用大好机会为他们在美国开创新的生活。初到一个新国家,要学习各种生活技能,挑战面对生活的艰难, 特别是在资源和英语知识受限的情况下。Johnny的父母试图尽快找工作, 并将他们几世同堂的家庭搬到低收入住房中。作为一个说英语受限的人, Johnny在学校的整个时间里也是在语言方面经历了很多挣扎。然而, 尽管遇到了许多挫折, Johnny的家人还是慢慢适应并融入这里,现如今一家人蓬勃发展。

Johnny就是在圣何塞这样一个苦难重重的移民家庭中长大, 这为Johnny目前关于政府应该如何服务于人民的许多观点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作为从小接受公共教育的孩子,Johnny从George Minor小学到Oak Grove高中毕业后, 他亲身经历了教育在成功实现人生目标方面的作用。作为一名市议员,他一贯秉承无论你的地位背景和收入水平如何,所有的孩子都享有接受平等的教育机会。

Johnny的目标之一是获得大专学历。因此, 高中毕业后, 他一边在Safeway工作, 一边继续在圣何塞大学攻读商业管理与沟通学习,获得学士学位。毕业后, Johnny在几家不同的公司工作, 但很快家族的创业历史和支持,萌发了Johnny创办自己经营公司的想法, 其中一些公司失败了。但是, 从失败中吸取教训, 他不断尝试, 凭着他对金融的浓厚兴趣,最终他的金融服务和管理公司"Western Benefit Solutions" 大获成功。

Johnny在金融方面非常感兴,他亲眼目睹父母为维持生计而苦苦挣扎。作为一个在低收入家庭长大的孩子, Johnny开始理解和意识到,健全的资金管理可以创造巨大价值。在担任圣何塞市议员期间, 他一直试图将同样的理念应用于圣何塞的预算中。虽然可以预见的受到一些人批评,Johnny非常自豪地在市议会他被贴上“有数字头脑的人“

Johnny在2012年11月首次当选为圣何塞市议员, 代表南圣何塞的Almaden Valley and Blossom Hill地区。在2016年他再次当选, 赢得了76% 以上的初选选票。

2018年, Johnny做出了艰难决定,他注册登记成为一名无党派独立人士。尽管许多因素影响到他作出的这个决定, 但正是他小时候的经历, 他小时候仅有的安全感就在于有父母和祖母陪伴, 才使得Johnny无法接受在美国边境将流动儿童与父母分开的政策。在这种高压党派化的政治环境下,Johnny非常引以为傲的是与持有不同政治观点的同事们合作, 一起解决社区问题, 他希望成为第15区的参议员这座桥梁,让各政党党派重新关注我们社区的需求。

Johnny历经多年从一个商人过渡到成为一位百姓选举出来的政府官员。在经历了"9·11" 的恐怖事件及其对阿拉伯裔美国人的恐惧, Johnny强烈的感觉到, 他必须做些什么来帮助抵消这些的人的负面公众形象。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他作为志愿者在Santa Clara县人事关系委员会服务。这就暴露出在县政府的工作被认为是个人的和专业的关键。在成为委员会主席后, Johnny看到他可以在圣何塞发挥更广泛的作用, 决定竞聘第10区市议员席位。Johnny通过在财政责任、公共安全和改善商业环境的平台上运作, 于2012年当选, 2013年1月1日就职。

Johnny赢得第10区选民信任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他的亲和力和透明度。为此, 他很愿意和家人一起参加清理小区卫生环境的活动, 就像他参加社区和市政府会议一样。他每月两次在该区开放办公时间, 这样人们就可以不用预约地随时去与他谈话沟通。他还在他的双月刊新闻中和他的youtube 频道"Johnny Khamis记录" 发表他的竞选内容。

Johnny从来没有忘记,他和其他许多移民家庭一样, 得到美国给予的庇护, 让他们在安全和充满希望的环境下开始的新生活。2014年7月4日,Johnny通过在Almaden Lake Park举办了7月4日的节日庆典和烟花表演中, 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此后, 成千上万的居民参加了庆祝活动, 使其成为该区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

2000年, 当Juliana还是UMASS Amherst的一个学生,她嫁给了Johnny。现在他们已经有两个儿子, Constantin and Alexander。  Juliana除了做好是一个超强能干的母亲和伴侣,她还是Dartmouth 的中学教师, 曾在圣何塞城市学院教考古学和人类学。

当你问Johnny的时候,他会告诉你, 他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家伙。在他生命中的许多关键时刻,很多事情出现非常严重的错误,即使会失败但是他依旧坚持斗争直至胜利。除了好运气,Johnny 拥有强大的家庭支持,坚定的信仰以及努力工作一定会带他走向成功的信念。

khamis family square.jpg